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上海司法改革试点破除“行政化”,划清权责

2018-11-08 17:45:22
上海司法改革试点破除“行政化”,划清权责 “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改革要解决长期以来存在的逐级请示、层层审批的“行政化”办案模式。

上海司法改革试点中,法官、检察官明确了权力清单——哪些事项是可自行决定的,哪一类案子是可在自己这1环节终结的,哪些责任是自己必须担当的;每个院长、庭长、检察长也有一份清单——哪些属审判管理职权的,哪些法定程序事项是需自己审批的,哪些是超越了自己分管范围的。

去行政化后,法官、检察官怎么当?权利清单“拎清”责任,办案不当“官”。

权责:主任检察官、主审法官“挑担子” 去年启动的上海司法改革中,作为改革试点单位的闵行区检察院,进一步深化主任检察官办案责任制——一项该院在2011年率先开展的放权改革试验。

“我们想减掉不必要的审批环节,提高办案效力。

”该院检察长潘祖全介绍,此前“许多案件要报副科长、科长、分管检察长层层审批,程序繁琐效率低。

而全程办案的人没有决定权,有决定权的人不熟悉案件,谁来承当办案责任?” 于是,闵行区检察院先在刑事检察部门选任了主任检察官,每一个主任检察官带2名检察员及若干检察辅助人员;为主任检察官、检察官列出可独立决定的“权力清单”,将一部分原本掌控在科长、分管检察长、检察长手中的办案权限下放。

“每进来一件案子,我们都要先从复杂度、敏感度等多个角度对案件进行风险评估。

凡三级风险以下的案件,可由主任检察官自行决定,三级以上风险案件报分管副检察长。

”潘祖全说,“改革后,大多数案件可以终结在主任检察官这一环节。

” 目前,该院有26名主任检察官。

去年办理审查起诉案件平均天数比2013年同期缩短3.52天。

主任检察官徐清说:“现在,谁办案、谁决定、谁负责,每个办案流程都反复推敲。

” 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主审法官何渊也表达了同样的感受:“现在得‘挑起担子’”。

2014年4月,上海二中院开始试行合议庭成员共同负责下的主审法官责任制,如合议庭意见一致,合议庭自己决定。

据了解,司改启动至今,上海4家试点法院直接由合议庭评议后裁判的案件比例均达到99.9%。

厘清:权力清单、全程留痕规范院领导管理权限 改革后,法院、检察院领导们对司法活动的监督管理更加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

“主任检察官办案责任制,并不意味着分管检察长、检察长当甩手掌柜,而是明确管理权界限。

”潘祖全说,“我们规定,四级风险以上的案子报分管检察长,更复杂的案子再报检察长,或上检委会讨论决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