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散文2新聊斋之狐酒

2018-09-25 09:45:56

新聊斋之狐酒

鬼大爷原创鬼故事:新聊斋之狐酒

杜官这辈子与狐有缘。

有例为证,三个月前街坊邻里亲见的──那天几个地痞流氓眼红杜官酒坊的生意好,跑来打秋风,眼见就要大打出手,一个美貌的年轻女子不知从那里冒出来,锦帕一拂,便将那拨人变成了几只汪汪叫的哈巴狗。

少女牵了狗就走,临出门瞟了杜官一眼,道是:奴家还会再来。跟着一笑便不见了踪影。

那妖媚劲儿,引得众人都说必是山间的狐狸所化──镇子紧靠着北邙山,自古便流传着不少关于狐精的传说和禁忌。

而再往远里说,杜官还记得七岁那年,唯一的兄长因求学而远行,恐他依依不舍故夜半动身,他早起后得知,便从寄养的姑姑家跑出来,一心要送兄长一程。

奈何早春雾重,他半道迷路,竟不知不觉走进了山中。

又冷又乏之际,却闻上方一声轻笑,抬头只见一少女端坐树杈,头生尖耳,发挽金铃,还有一条粗大的毛尾白衣下探出来。

分明就是老辈人所说的狐精模样。

他惊得都忘了害怕,而少女提起酒瓮斟了一盏酒,笑着问他:冷吗?可要喝酒暖暖身子?

他鬼使神差地点了头,看着酒盏落在手中,一口饮下琼浆,呛得他连连咳嗽,跟着脑袋也昏沉起来,失去意识前他只记得少女说:饮了我狐家的酒,便是我狐家的人了,今日我救你,来日不可相负。

不可相负,这是狐精对他的期待。

可今日他要令她失望了。

杜官叹了口气,取出坊中最好的酒,斟了满满一盏,捧着走进了后院。

院中,地上庞大的法阵是法术精深的道士所画,此刻美貌的狐精正被禁锢其中。

见他来了,少女厉声道:你这负心人,竟串通那道士害我!我、我

她忽然就说不下去,清泪夺目而出。他知道她要说什么,无非是她不会害他,她是真心喜欢他──这些他都知道,多年来偶尔瞥见的倩影,每每危机时的护持,他都知道,只是装糊涂,盼她早日腻了这窥探凡人的游戏,莫越陷越深。

所以她的话他不想听。

将符灰烬调进酒中,他走进法阵,在狐精面前小心翼翼地放下酒盏:当年你不过是予了我一盏酒,今日你饮了此酒我便放你离去,还你一盏酒一条命,从此两清。

然后他默然看着她,直到她含泪将酒饮尽

散文2新聊斋之狐酒

白狐远去,道士在他身后说,你做得对。

之后杜官多年客居远地,直到接到家乡来书,说他那做道士的兄长终于仙去了,他才返回料理后事。

北邙山脚下,他看着死者入土为安,不觉想起当日兄长的教诲。

人妖殊途,你的一世不过其之一瞬,不堪匹配。

那是对的──是夜,他看着镜中自己苍老的倒影如是想。

听说当年他走后没多久,北邙山便下了一次太阳雨,是狐家嫁女之兆。

她,应该得到了相配的姻缘吧?

这夜,他又斟了一盏自家酿的最好的酒,许是酒香远播,风声送来呦呦狐鸣,他便去关了窗。

一回头,桌上的酒盏已空了。

这就是人妖殊途。

他和她,今生纵使交会,也该只得一杯水酒的机缘。




升降气氛炉报价
双温区管式炉报价
加高型电动洛氏硬度计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